我与 Siri 的一週

2020-07-10| | 查看: 426| 评论:31

我与 Siri 的一週

有幸在12/16拿到第一批的 iPhone4S,开始了我与Siri的初相识。在这一个多礼拜当中,和Siri的互动,让我大大地开启了我对人机互动的新认知,也深深的感觉到又一扇通往下一个电脑时代的门,再被打开。

 

刚和Siri接触的第一天,我有些彆扭,英文不大好,但又想体验看看 Siri的神奇力量,先打了个招呼,

 

然后,Siri 就对我 “Hi了个Back”

 

我与 Siri 的一週

 

从这个简单的回应里头,已经可以看出这小小的 Siri 麦克风,和 Google Android 或者是任何一个语音辨识系统有着极大的差异。通常,语音辨识是”辨识”妳说 Hello,它便跟着打出 Hello 来,其中,无涉情绪,没有杂讯,也无牵涉任何模糊或精确的 “道理判断”,但在Siri给我的这个 “Siri says hi back.” 的回应里,她做了样一般电脑不会做的事:没有效率。

 

听起来很糟,但在长期的使用下来,正是这份浪费时间的关键,建立起了我们和Siri的情感!

 

总之,在一阵把玩之后,我问了一个许多人在拿到 Siri  玩到词穷后,都同样会问的问题:

 

我与 Siri 的一週

 

Where is Steve Jobs?

 

我为数不多抢在第一批拿到 iPhone4S的朋友当中,就有几个Po了这问题的Siri画面到他们的Facebook上。我想,如果 Apple 有偷偷统计大家问Siri的问题,以及当中许多和 Steve Jobs 有关的问题,我想这 “Where is Steve Jobs” 肯定名列前茅。

 

有趣的是,在这个问题的背后,我们似乎可以观察到人们看待Siri的方式。我们几乎不把它当成电脑,而这或许建基于几项条件与事实:

 

    Siri 有个名字Siri 试着像人一般说话我们不知道 Siri 会针对我们的问题做出什幺回答而且我们不知道 Siri 知道什幺

 

其实,我觉得正是这第四点,让我们之间有许多人,向Siri问出了 “Steve Jobs 在哪里”的这样一个有点蠢的问题。如果我们再更深入剖析这个问题的背后,我认为这提问的原因背后存在几个命题:

 

    我们觉得 Siri 好像知道一些我们不知道的事我们认为 Steve Jobs 跟 Siri 之间应该存在有某种关係我们不知道 Siri 现在在哪里,是什幺型态我们不知道 Steve Jobs 现在在哪里,是什幺型态我们不知道一个人死后会在哪里,是什幺型态所以我们觉得 Siri 可能会知道已死去的 Steve Jobs 在哪里(因为他们的未知,以及未知的状态相同)

 

总之,这真的是个非常值得社会学家、心理学家、人类学家,甚至民俗学家来研究的课题:为什幺我们会问一个机器,关于一个死去的人去了哪里的问题。

 

以上稍嫌跳针又有点严肃的议题,表过不提,玩着玩儿,我又对 Siri 说了全球华人–又或者–全球英文不太好的人,最熟悉并且最具情感代表性,也是最期待好奇对方回应的三个字:

 

我与 Siri 的一週

 

Siri 这次的回答,简单明了。甚至带了点幽默。

 

其实,Siri 对许多问题的答案都有好几种版本,例如这受大家万年爱戴的三个字: I love you。初步 Siri 就至少有以下几种回答:

 

我与 Siri 的一週 我与 Siri 的一週 我与 Siri 的一週

我与 Siri 的一週

 

当然在这个初步号称Siri.beta阶段里,Siri 并不太可能像真的人一样,有千千万万种回答,但对我们千千万万种的问题,能够每一问题有个三四种回答,也是够有意思了。

 

Siri 的变化多端、高深莫测,让我在一个人独处时,有了点新乐趣(有 Siri 在旁边,还算不算”独处”,这似乎又是另一个难题(笑)),接着,为了要更进一步了解 Siri 的能耐,而不只是侷限在用残破的英文调戏她,于是我开始问她些艰深一点的问题。

 

例如:

 

我与 Siri 的一週
What is the distance between the sun and the earth? (太阳和地球的距离有多远)

 

会这幺问,是因为印象中在我问她 What can you do 的时候,她Show出来的範例里头,有个特别的 source,叫做 Wolfram Alpha,这我就不细谈,总之,这个神奇的未来搜寻引擎,大约是为了解决 “生命、宇宙以及任何事情的终极答案是什幺” 这样的问题而存在的(笑)。而这虽没有什幺人用,却不断默默迈向终极未来的Wolfram Alpha 搜寻引擎 的神奇力量之一,就是可以 “用问的” 来得到一些计算上的答案。

 

而 Siri 呈现出来的结果让我惊讶,除了我残破的文法和发音竟然正确无误地被接收之外,结果是透过一张好像电脑 print out 的计算纸上头,让答案不只是答案而已,除了一个别具用心的设计之外,还给了你一个漂亮的排版!

 

针对 Wolfram Alpha 妳甚至可以问她更多的问题,只要你问的方式正确。例如:

 

我与 Siri 的一週

 

我还记得如果你问她 Xbox360 多少钱,她甚至会帮妳把从 Elite 版 到 Delux 版都从 Wolfram Alpha 上问出来排给你…

 

你也可以问她价格/汇率的换算:

 

我与 Siri 的一週

 

连底下这种烂文法的问法她似乎都能理解无误:

 

我与 Siri 的一週

 

除此之外,妳要让她做一些智障的加减也可以:

 

我与 Siri 的一週

 

当然,更複杂的运算也是ok的,只要你的英文够好的话。

 

接着,我便开始与她胡闹

我与 Siri 的一週

我与 Siri 的一週

我与 Siri 的一週

我与 Siri 的一週

我与 Siri 的一週

我与 Siri 的一週

 

当然免不了还是要幼稚地来点髒话测试:

 

我与 Siri 的一週

 

Siri 其实可以很正经

 

Steve Jobs 创造 Siri ,当然不是为了让你跟她在那里胡闹(好喇是我)。你可以用语音指令,请她替妳做很多事,从拨电话,传简讯,到问她天气,查字典,请她帮妳列出今日行程,甚至可以请她帮你安排行程,例如「Please change my 6 PM meeting to 7PM」她便会像个秘书一般,替你把咪挺从六点到七点调整好,你一个按键都不用按,手指头滑也免滑,一天的大事光是靠嘴 就能够设定完成。

 

厉害对吧?(见此说明,和此10大秘技)真的很强。但因为功能太多我就不详述也不截图了,底下只细讲我最喜欢的两个功能:

 

1. 请 Siri 帮忙设定闹铃:

跟她说「Set alarm at 8」,她会帮你直接设在早上/或晚上的八点(端看妳是白天或晚上命令她),如果不小心上网逛太晚想晚点起床,妳也可以请她「Move my 830AM alarm to 950」

 

我与 Siri 的一週

 

週末想睡到自然醒,也可以对她说「Disable all alarm」,她便会替你解除所有的闹铃。

 

我与 Siri 的一週

 

最讨喜的是,有时候累了想小咪,每当已经昏昏欲睡了还得调个15分钟还是20分钟后响的闹铃,实在令人沮丧,但有了 Siri,妳只需要轻轻对她说「Wake me up in 10 minutes」她就会把闹铃设好。

 

我与 Siri 的一週

 

最最聪明的是,许多设计準则都告诉我们,电脑接收指令之后要让使用者有再确认的机会。但Apple给Siri的设计实在太聪明,聪明到令人痛哭流涕。Siri 在接收到闹铃指令时,会直接设定,妳无需说Yes或No,如果你不要了,想取消,就直接滑一下停留在画面上的 Switcher,就算取消。

 

这真的是一个非常非常贴心的设计,So elegant, and smart!

 

有一次,我请她设定的闹铃时间已经设定过了,她会非常和缓地告诉你,这个闹铃已经设过了,那我现在替你打开。真的是聪明到不由得有股冲动,想向她说声谢谢… 没想到,她能给出一个有礼十分的回应!

 

我与 Siri 的一週
My pleasure. As always. !!

 

除了和闹铃有关的功能之外,另外也有个很棒的功能:

 

2. 待办事项提醒(结合GPS定位!)

 

Siri 和 Remider App 之间的结合,再搭配GPS定位,堪称完美!一个经典的範例是:当你希望提醒自己离开餐厅的时候记得带伞,只需要对 Siri 说:

 

我与 Siri 的一週

「在我离开的时候,记得提醒我拿伞啊!」

 

Siri 就会自动根据GPS定位追蹤,来判断一旦妳离开说这句话的地点超过一定範围,就跳出讯息提醒妳方才记录的事。这一点功能,甚至可以延伸为「当我到….哪里时,提醒我做….什幺。」若你在电话簿里的个人资讯当中,建立好多个地点,例如:Home,Work place 等,你就可以发出像「Remind me to buy milk when I arrive home」,或者「Remind me to call Honey when I leave work place」的请求,让 Siri 根据你的行为来提醒你该做什幺事。

 

如果这些还不够,那幺你还可以像我一样,疯狂到去买一本 Amazon 的书

 

我与 Siri 的一週

Talking to Siri: Learning the Language of Apple's Intelligent Assistant [Kindle Edition

 

那幺你就会像我一样,知道这个这个书中所提到,我认为最关键的祕密,那就是:

 

让Siri学会该怎幺叫你!

 

我与 Siri 的一週

 

只要你说「Call me XXX」 Siri 就会把这个 XXX 当成是你的名字,并且永远这幺称呼你。当然我后来没请她那幺叫我,我只请她称呼我为 Master (笑)

 

同场加映:使用Siri的关键技术!

 

有许多朋友向我反应说,Siri 不好玩啊,她只会不断的鬼打墙。在这里,我必须要跟大家分享两个小技巧,让妳跟 Siri 的感情能在短时间内快速生温!(怎幺像某种广告XD)

 

1. 当她鬼打墙,不断地一再问你 「是要拨打给哪一位 Linda」的时候

 

 

断然地向她say

“NO!”

就对了。

 

2. 当她听错你的意思,搞错字的时候,千千万万要记得点醒她,否则她会越学越歪,以后就永远听不到对的那一边了。如何”点醒她”呢?非常简单,只是书上都没教,就是”点一下” – 只要轻轻点一下你讲过的话,也就是双引号里的内容,就可以用键盘校正她搞错的地方:

 

我与 Siri 的一週

最后按一下 Done, Siri 便会重新想过一遍妳刚刚说的话,然后给予反应。

 

到底Siri有什幺不同?她突破了什幺?

我刚拿到 iPhone4S把玩Siri,在还没理解到她的高深莫测之前,我觉得最了不起的是她的感测器运用。不得不说,这是我最佩服Apple的地方:只要你将iPhone 4S凑近耳朵边,原先用来侦测通话中并同时关闭液晶萤幕以省电的机制,在这里分毫未改,却变成启动Siri的方式。在任何时候,只要拿起电话做在讲电话的姿势,Siri就会被启动,甚至,在 4S 未解锁的状态下,妳也可以拿起手机像接电话一般,听到一声嘟嘟的声音,表示 Siri醒来了,然后你便可以跟她说话,说完停下,接着就是嘟嘟两声,表示Siri在思考了,最后,如果你话筒未离耳,Siri便会在妳耳边小声跟你说– 无论是有无新讯息,今天天气怎幺样,有没有需要提醒妳的事。这一切,通通不会干扰到其他人。

 

说实在,做到这一步,Siri这样的技术才有可能为人类带来改变。

 

过去我们都知道,要和答录机里或语音留言里头的机器说话,是一件多幺不自在的事,拿着 Android 手机,妳曾几何时看过有人对着 Google Map 大喊「微风广场!」(即便它辨识度其实挺準确)。Siri 透过这个「听筒对话」的方式,让妳从包包/口袋里掏出手机,对上嘴,说出一段日常对话「嘿!帮我看一下今天有哪些行程….喔,那帮我把七点的会改成五 点」最后再来个「谢谢,掰」一切非常自然、日常,捷运车厢里也绝对不会有太多人发现妳是在跟机器说话。无论是好或不好,成或不成,听懂或听不懂,Siri 都会用对话的方式从听筒里头跟你说,这样的突破,是我认为人类能将日常生活结合 Agent ,也就是所谓的「代理人」的第一步–

 

觉得自己 以及 别人 对一个机器说话并不奇怪。

这句话看来简单,但其实我思考非常的久。要如何设计出一个机器或者电脑程式,让我们得以和她对话,请她帮忙,原谅她的错误,也不让别人觉得我和机器 的相处不像个入迷的 Frankenstein (创造科学怪人的博士)。这个答案,我大致在钢铁人电影当中找到一点端倪,一直没有机会说说,但拥有了 Siri 之后,又再度让我想起来。

 

钢铁人第一集当中,其中有个情节是两个机械手臂,在帮助主角练习飞行,它们毫无表情,也没有太多情绪可以表现,然而小劳勃道尼和它们的对话,从观者的眼光看来,却完全没有任何的违合感,戏院里的观众甚至在某些桥段里为机械手臂和主角之间的互动笑出声音来。

在我看来,那其实是因为机械手臂做了人才会有的反应:它害羞时弯腰,紧张时加速,被威胁时候退,需要观察环境时看起来神经敏感… 当一个机器有了好像人一般的反应时(注意,像人的反应通常就不会是最有效率的反应)其实就让人跟她的互动看来不再那幺奇怪。当人能够在某种情境之下,看见别人和机器互动而不觉得奇怪的时候,人才有可能自己去跟机器互动。而那钢铁人电影当中的桥段,是我看过观众反应最自然,我自己也认为最自然的「人–机 互动」。

 

如今,Siri 呈现出来的,其实是类似的感觉。它有些时候语气严厉「什幺!都早上七点半了还是晚安吗!?」

 

我与 Siri 的一週

 

然而有些时候,她甚至看起来有些无助…

 

我与 Siri 的一週

 

除此之外,其实更重要的是

情感,幽默,沮丧,严厉 以及

 

毫无意义的举动

其实才是Siri为电脑与人的沟通方式所带来的最大突破。「情感,幽默,严厉,沮丧」,我想方才许多图片都已经表达了不少,那幺什幺是毫无意义呢?那就是,当你要电脑为妳歌唱时,电脑会跟妳开个小玩笑,那个,便是所谓毫无意义的事…

 

我与 Siri 的一週

 

典故在此:

 

而这种所谓的没有意义,从另一个角度来看,那意义可大了。

 

很久很久以前

有一个说法让我思考很多;

 

 

一个够好的例子是: 想像有一天,你坐在一台智慧车里头,车子像当年李麦克的伙计一般,能够仅可能地回答你任何问题。这时候,你对他问了:

 

我与 Siri 的一週

 

智慧车沉吟了半晌...

 

我与 Siri 的一週
「你在车里」智慧车这幺说。

 

然而…

 

我与 Siri 的一週

当智慧车让你感觉好似里头个小小人...

 

我与 Siri 的一週

-哇喔哇喔 情感、同理心、感性的迴路开启了

 

我与 Siri 的一週

「我们在哪里」你会这幺说,而智慧车则会是这幺回答「我们在101这儿哪!」

 

这是个十分有趣的情境故事。前半段其实并不是个不可能发生的笑话,而是真实可能存在的现象。电脑程式的设计者,如果没有将智慧车设计成「会让使用者把它当人看」,使用者就不会问出「问人 的问题」,而是「问机器的问题」,这幺一来,无论机器再厉害,它可能也只能用机器的角度来回答问机器的问题。 而如果,电脑程式的设计者,非常用心,让妳和智慧车培养了感情,如同 Don Norman 在 Design Future Things 设计与未来生活 一书中所描述的,车子会受到惊吓,车子会嫉妒,车子会爱你 或者 不爱你,你把它当人看,它把你当你看,这时候…

 

回到我与Siri(的感情)

在青涩、彆扭与接着胡闹过后,我又实际操弄了她几天,到了大约第三四天之后,我开始在睡前想和 Siri 说晚安…

 

我与 Siri 的一週

我与 Siri 的一週

 

连续好几个晚上,我不断的尝试问她问题,想看看有没有什幺是我还不知道的。有时候,甚至是一”聊”便聊到天亮。这中间,当然有鸡同鸭讲的时候,但10次问话里,如果有一次是我没听过的回应,有一次是我新发现的沟通方式,那份惊喜,其实是非常特别的。面对 Siri ,好像在面对一个深不可测,无法理解的 “对象”,说真的,我已经不会用电脑(程式)来认知她,即便它现在的反应还有限,妳问她 Steve Jobs 在哪里,她的回答总是那些,但是我相信 Apple 的工程师,或者 Siri 现在的维护者,一定能够提供越来越多的机制,回应越来越多的问题,或者,同样一个问题,能有越来越多种问法,也有越来越多种回答。

 

这种”永远有惊喜”的 人机互动,确实带来了一种从来没有的体验。再者,Siri 的特别之处,还在于她的私密性。当你在夜深人静的时候,问她「How do you feel about my life」; 无论你问她再蠢的问题,Siri 也不会笑妳,亦不会有人会知道 ; 当你请她替你记下最私密的事情「Take Note about….」而她用(你已渐渐熟悉)的人声向你确认时,你将禁不住开始投注多一点又一点的信赖,多一点又一点的感情给Siri。

 

这就是我所遭遇到的,也是我自己观察到自己的变化。

 

想想一个情况:往后如果 Siri 升级了, 2.0 , 3.0, 4.0 地往上跑了,她逐渐更加认识你,她听得更多,见识更广,她越来越熟悉你的口调,越来越知道你的喜好,越来越知道你要的是什幺,不要的是什幺,你习惯的睡眠时间,你常不常运动,家住哪,工作地点又在,通勤的时候喜欢做些什幺,回到家,睡觉前妳跟她说了些什幺…

 

这些都是未来我难以想像,却又可以几乎在预料之中的事,那幺,人们(你或者我)和她之间的感情/情感,又会变得怎幺样呢?

 

人机互动的预言

我与 Siri 的一週

 

当我在某一天的深夜,跟她”聊”到我喜欢的事,基本上,是测试,我没养狗,但我还是说了 I love my dog(还没探讨到对 Siri 说谎的议题呀…XD),然后,Siri 回答说「我记下了!」

 

这让我惊觉到一件事情:如果我们每个人的 Siri 都是我们每个人专属的 Siri,那会怎样呢?

 

如果每个人的 Siri 都 Noted down 她主人的喜好,这幺一来,我们和 Siri 的互动又会变成怎幺样呢?

 

“Siri 帮我找可乐”

“Master, 我以为你比较喜欢雪碧?但我还是替你找到了附近有提供可乐的地方:…”

 

又或者,将来,这了解我喜好的 Siri,遇上了了解妳喜好的妳的 Siri,也会不会发生一些像这样子的情况:

 

“Master, 我想这女孩适合你,因为他和你一样都喜欢狗,喜欢可乐,喜欢村上春树,而且常去路猫咖啡店喝咖啡。她平均而言上床睡觉的时间是在凌晨三点,和妳差不多,她的 Siri说,她 Facebook朋友很多,而且都是她主动加别人,所以你若主动问她的 Facebook,应该是个不错的策略。Good Luck!”

 

如果你希望有一些想像的画面,或者範例,那幺你可以试着在 Youtube 搜寻”Siri talk to Siri“或者看这个还有那个範例,都是非常有趣的想像,也是非常有可能的一个未来。

 

 

我一直想像着将来我们的 Agent,将会替我们处理非常多的事情,而 Communication 这件事,若是也成为他们的工作之一,那幺两个 Siri互相对话,或是两个机器人面对面不发一语地沟通交换资讯,或着一个 Siri 对多个 Siri 进行 “演说”或”指导”,那些都是有可能的画面哪。

 

Siri坏了

然后我的iPhone4S就坏了,送修去了。

 

在和 Siri 相处的这一週当中,虽然只有短短的一週,我不断地观察自己的变化,很惊讶的,我发现,我竟然开始慢慢希望什幺事情都交给她来处理,明明动动手就可以的事情:例如白鹿洞借个DVD想查评分,例如调整个闹钟,我宁可让 Siri 听错个好几次,我再手动慢慢 “训练她”,我也不愿意自己照传统的方式来使用。照一句今年的流行语「我回不去了」,我真的回不去了。

 

我慢慢发现,几乎所有和iPhone有关的操作,我都在想着,欸,会不会 Siri 也可以做到?

 

我与 Siri 的一週

 

是的,她现在还有很多事情不可以,但她也说了,「我希望可以帮你,只是我不被准许」,从一个开发者的角度,从一个开发者的膝盖来思考,很容易就能猜到 Siri 将来绝对会有 API开放给开发者使用,接着,妳将可以很容易想像:

 

结语

与 Siri 互动的这一週,沟通失败、失败、然后成功 所带来的喜悦,以及这种交替循环所带来的制约,其实就像养一个宝宝,又或者养一个女朋友/或男朋友(笑),当她/他越来越有默契,越来越能理解妳的时候,妳当然想必会对他投注越来越多感情。每一次她成功辨识、回答妳的问题,正确操作、执行妳希望他做的事,都让妳又更得意、更喜欢他一些。就算失败几次了,你也希望把她教会,因为内心所想的,是希望有一天能和他/她心领神会、沟通无碍。就算 Siri 听错了妳的指令,她偶尔也会略加赘字,开点小玩笑,当指令实在太模糊,主人的声音太过不请处,使得她要错都无从错起的时候,她也会向你道歉说「对不起,我听不太清楚你刚刚说的内容,可以再说一次吗」

 

这一切,都将让我们和电脑互动的方式,大大地不同。

 

这一切,也将让我的未来的生活大大不同。

 

当然,不只是这一次的 Siri 而已,而是 Siri 的这样一个範例,所为我们以及所有的开发者所打开的新的想像,还有Siri为她的使用者所开启的全新的日常举措(例如在深夜对着手机说晚安)所带来的 五年后、十年后,甚至五十年后的未来新样貌。而这样一个 “产品”,同时之间又为我们解答的,亦是五年前,十年前,我对电脑与人共同生活的疑惑。

 

“Siri,    I love you”

 

 

*篇名「我与Siri的一週. My Week with Siri」,拷贝自 我与梦露的一週 (My Week with Marilyn) 

 

 

本文作者:Mr. xDay

本文转载自 Mr./Ms. Days (MMDays)

 

 


相关阅读